【劇名】半澤直樹 / 半沢直樹

【日文劇名】半沢直樹

【導演】福澤克雄、棚澤孝義

【編劇】八津弘幸、坪田文

【原作】池井戶潤

【主演】堺雅人 ; 上戶彩 ; 香川照之 ; 北大路欣也

【集數】10

【官方網站】http://www.tbs.co.jp/hanzawa_naoki/

【劇情簡介】

改編自池井戶潤的小說,以第一部《オレたちバブル入行組》為基礎再加上第二部《オレたち花のバブル組》的前後篇構成主角半沢直樹(堺雅人)慶應大學畢業,於泡沫經濟時代加入產業中央銀行,當時經濟繁榮,加入銀行就等於一生無憂,而銀行家是精英的代名詞。之後銀行與東京第一銀行合併成為東京中央銀行,在大阪西分行當融資課長。

 

主要人物介紹

 

半澤直樹(堺雅人飾演)
東京中央銀行大阪西分行融資課課長。慶應大學畢業後,進入合併前的產業中央銀行。個性正直,尊重人性本善。但人若犯我,必定加倍奉還!做事從不看上司臉色,只要認為對的事就勇往直前。深得部下信賴,也很有行動力。未料分行長強行通過5億圓融資,最後帳款卻收不回來,還將責任都推到半澤身上...

半澤花(上戶彩飾演)
半澤的妻子。是個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的人,即使是能言善辯的半澤也拿她沒輒。原本從事花藝設計,婚後辭掉工作,成為家庭主婦。既聰明又善解人意,開朗的個性,成為半澤心靈上的救贖。

大和田曉(香川照之飾演)
舊產業中央銀行出身,以最年輕之姿升為常務,可說平步青雲。派系意識強烈,擅長談判與掌握人心。常保冷靜,就算是喜歡的部下,在該捨棄時也會毫不猶豫的捨棄。聽說自己派系的大阪西分行淺野分行長,發生融資回收問題,進而對半澤產生了興趣。

中野渡謙(北大路欣也飾演)
東京中央銀行董事長,舊東京第一銀行出身。個性敦厚,最重視「人」。眼見東京第一銀行與產業中央銀行在合併後,雙方派系依舊不合,便想協助整合兩造派閥。

渡真利忍(及川光博飾演)
東京中央銀行東京本部融資課。慶應大學經濟系畢業,和半澤是同期好友。從學生時代就交遊廣闊,在銀行也以人情事故為貴,是個情報通。經手大型專案融資是他的夢想。雖然支持半澤是非分明、不惜與上司對抗的理念,但也擔心他在銀行內的立場。

近藤直弼(瀧藤賢一飾演)
和半澤是大學劍道部的夥伴。在大阪本店工作,有時間就會和半澤到道場較量。身為銀行員,希望能對社會有所貢獻。原本升遷之路走來順遂,但在備受期待的新據點並沒有做出成績,和分行長之間關係險惡,從此升遷無望。

黑崎駿一(片岡愛之助飾演)
大阪國稅局統括官。從金融廳派來的精英,只要被他盯上的獵物就絕不放過。自尊心高又神經質。在監察的過程中,發現半澤礙事而將他視為敵人。

淺野匡(石丸幹二飾演)
大阪西分行分行長,大和田派。對部下高壓管理,對大和田則卑躬屈膝。原本隸屬人事部,但因為升官需要現場實務經驗,便隻身前往大阪西分行擔任分行長。為了達到融資額100億的目標,和從未來往過的西日本鋼鐵,達成5億圓融資案。

東田滿(宇梶剛士飾演)
西大阪鋼鐵的社長。至今都是跟關西CITY銀行來往,但與東京中央銀行大阪西分行分行長淺野見面後,便考慮是否要融資5億元。最後在不需任何擔保下進行融資,卻立刻宣告破產,避不見面。

 

簡介: 

在泡沫經濟時期,日本共有13家城市銀行,在這個人人都認為進了銀行就能一生衣食無憂的時代,銀行員就是精英的代名詞。

這個故事講述的是在泡沫經濟時期就進入東京中央銀行的銀行員半澤直樹,一邊對抗銀行內外的敵人、一邊與組織做鬥爭的人生。
 

開始



半澤直樹 ( 堺雅人 飾 ),東京中央銀行大阪西支店 融資課課長。

慶應大學畢業,同年進入「產業中央銀行」任職,「產業中央銀行」後來因為高達 2 兆 900億的不良債權,跟「東京第一銀行」在 2002 年合併成為世界第三大銀行 - 「東京中央銀行」。

1991 年面試時,半澤說之所以選擇「產業中央銀行」,是因為它的貸款救了家裡面臨倒閉的工廠,所以畢業後決定「報恩」。



在新社員入社典禮上認識了二位同期好友,當被問到想進的部門時,渡真利忍 ( 及川光博 飾 ) :「想進融資部門,成為能左右千萬資金的銀行家」,近藤直弼 ( 滝藤賢一 飾 ):「只要能為社會貢獻,那個部門都行」,半澤:「我要到更上層的地方去!去做想做的事!

連妻子、好友也不知道的是,半澤面試時說了謊,當年最後援助工廠的是「內海信用金庫」,而抽銀根導致父親半澤慎之助上吊自殺的才是「產業中央銀行」!他進「產業中央銀行」,顯然別有目的

大阪西支店是「東京中央銀行」四大分行之一,為了拿下年度最佳分行的榮譽,分行長淺野匡要求達成今年融資百億的目標,要半澤拜訪「西大阪鋼鐵」,補上融資額最後五億的缺口。盡管半澤覺得「西大阪鋼鐵」的氣氛不對,在分行長的強力要求下,融資的過程被加快審核完成,順利達成年度目標的淺野匡也如願上台接受表揚,拿下年度「最佳分行」的桂冠。



沒想到三個月後「西大阪鋼鐵」宣佈破產,當初信誓旦旦要負責到底的分行長,卻把責任全推給半澤,為了不被當做棄卒,半澤必須討回五億。

連續幾天追查線索,好不容易找到失蹤的東田滿,對方振振有詞:「銀行晴天借傘、雨天收傘,你們這幫從弱者手中搶錢的人,好意思說大話嗎?」,諷刺的是在爭執間,擅長劍道的半澤沒被東田滿的高爾夫球棒打傷,反而被他的情婦用一袋零錢擊倒。

大雨傾盆而下,倒在地上的半澤一時不想起身,喃喃自語:「這就是我的極限嗎?



隔天一早九點,總行進行聽證調查,面對壓倒性不利的審判,半澤決定撕破假面、不委屈求全:「我對我應負的一部份責任深表歉意,那本來就是分行長負責的案子,這種無聊的鬧劇能快點結束嗎?我一定會收回那五億,請你們不要再礙我的事!」

半澤牽涉的不只是高額不良債權無法回收的問題,還有銀行高層權力之爭。

PS:五億竟然要半澤一個人負責回收,銀行方面卻不給任何幫助,這有點太奇怪。

CH2,迷藏

「西大阪鋼鐵」破產,連累合作廠商「竹下金屬」也跟著倒閉,竹下清彥發現「西大阪鋼鐵」往來支出帳目有問題,去年支付竹下金屬約五億,但是支出卻明明白白寫著 7 億,往前調查,這才發現「西大阪鋼鐵」至少三年前就開始做假帳,顯然宣佈破產早有預謀。

果然被虛報支付金額的工廠不止一家,其中「淡路鋼材」社長板橋平吾也答應幫忙協助調查。



偶然間,東田滿被發現在一年前曾透過「東京中央銀行」的帳戶,轉帳 5000 萬在國外買了房地產半澤直樹假裝投資客上門詢問,結果被以「不能洩露客戶資料」打了回票,只得怏怏而回;

國稅局也同時發現東田滿曾在「東京中央銀行」開過戶,再次登門查帳,半澤提前一步藏起資料,但是最多也只能以各種藉口拖延到晚上。



不安好心的板橋平吾以檢查「西大阪鋼鐵」帳務為由,雇人偷走帳目,當晚想把資料全部燒掉,不料落進半澤的陷阱,反而逼他說出國外房地產的位址,立刻請總行法務部的人連絡海外,以債權人的身份扣下價值 5000 萬的夏威夷別墅。



找上東田滿落腳處,才發現已人去樓空,同時出現的還有大阪國稅局的黑崎駿一,兩人針鋒相對,萬萬沒想到黑崎私下威脅法務部長,把夏威夷別墅搶走,當場讓半澤咬牙切齒:「這份人情我會加倍奉還,以牙還牙,加倍奉還,這是我的處事原則。 」

CH3,裁量臨店

為了調走半澤直樹,總行人事部次長小木曾以「裁量臨店」的名義突擊大阪西支店,簡單講就是檢查融資課的業務,要從中挑出毛病來讓半澤滾蛋。

隨機挑選出的檢查對象竟然都剛好是目前營收不好的公司,一開始就讓融資課備感危機,接下來第一、二天的檢查出現了許多附件遺失的問題,讓半澤被罵得狗血淋頭。最後一天,灰田甚至把文件夾直接丟在半澤頭上,半澤信誓旦旦的說昨天文件還在,因為他動員全課的人檢查到凌晨才下班,還列了附件清單。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把附件跟公司早報一起合拍的照片放上白板,一時眾人相對無言。



半澤:「這些資料,一早都確定還在的,所以,現在請讓我檢查一下各位的持有物」,在好友渡真利率先表態下,其它人被迫當眾檢查提包,果然小木曾的提包找到遺失的附件,就在他死不承認時,中西英治亮出了手機的錄音,成了倒轉局面的最後一根稻草,

「向我們道歉!立刻馬上,你連反駁都不會吧,真沒出息」,當分行長淺野還想大事化小時,半澤:「不,這可不行,為什麼要進行這次無聊的裁量臨店,到底該由誰來負責任,我要一個不剩的追究到底!」,後來小木曾被從總行調走,畫下句點。



上次東田躲藏的房子是小村武彥所有,兩人是遠房親戚,小村曾因被銀行密報而吃上大虧,所以即使臥病在床,還是對半澤非常不客氣,幾次拜訪讓半澤找到了切入點,他透過自由記者來生卓治交換情報,找到小村的女兒跟孫子來探病,果然讓小村釋出善意,知之東田藏匿處,接著發現另一個秘密 .....

另一方面,來生卓治在雜誌上的報導揭發了「東京中央銀行」分行被騙取五億的經過,讓總行的常務董事大和田曉勃然大怒。

CH4,藤澤未樹

分行長淺野匡東田滿原來是中學同學,照片旁證了兩人勾結的動機,卻還無法當成決定性證據,半澤:「以牙還牙,我要十倍奉還!」。

東田申請了「個人破產」,讓半澤一時對他無可奈何,偶然間看見他車子後面紙盒的圖樣,懷疑有秘密帳戶存在這家銀行。後來標誌被渡真利破解,推測秘密帳戶來自外資銀行「紐約港信託銀行」,至少有 10 億以上才能開戶。



半澤以妻子「花」的名義,把照片傳給淺野,這樣的匿名騷擾果然讓淺野氣急敗壞,加上從司機得來的情報,用調虎離山之計,偷偷進入辦公室搜查提包,果然在一本「理科之子」的書夾層中,找到存摺,也幸好下屬垣內及時掩護,才得以取走存摺。存摺上清楚注明 3 月 29 日,由「藤澤未樹」轉帳 5000 萬,而「藤澤未樹」正是東田身邊的情婦,她成了最關鍵人物

半澤威脅未樹,要把她腳踏兩條船的事告訴東田,這樣一來她就無法拿到錢,也無法實現在道頓堀開「美甲店」的夢想,「妳那麼想開店的話,就照我說的把東西拿來,只是我要奉勸妳一句,不管是美甲店還是什麼,靠男人給的錢開的店,馬上就會倒閉,妳可別小看了經營!」,未樹拒絕了他的威脅:「人渣!」,狠狠打了他一巴掌才走。



這可是第二次被同一個女人打臉,摸著黑青的嘴角回家,卻見妻子半澤花高興的奉上最近打工賺錢買的新提包,從小花的口中,半澤明白了未樹真正的心態、想要的是什麼,而這剛好是他的拿手好戲。隔天提著新提包,帶著銀行貸款企畫書重新說服她:「如果妳真的想開店、真的有夢想,就不應該依靠東田,去堂堂正正向銀行借錢,銀行就是為此存在的!就像妳利用東田一樣,也試著利用我跟銀行吧!妳一定能行,做為一名銀行職員,我能感受到。」

終於有人知道她的苦處,未樹哭了出來,向半澤鞠躬:「我明白了,就讓我好好利用你吧!」,總行將在明天宣佈半澤調職的命令,接下來的這一天將成為決戰之日。

就在把命運託付給藤澤未樹時,本以為勝券在握,卻傳出她倒向「國稅局」的消息,讓半澤猶如青天霹靂。
 
CH5,更高的地方

藤澤未樹夜奔「國稅局」變成最大的變數。在妻子憂心忡忡的眼光下,半澤帶她去看夜景,說出了當年父親自殺的真相,他當初之所以執意進「產業中央銀行」,除了復仇,就是想成為能為真正需要的人、出一份力的銀行職員

隔天一早,分行長淺野就要半澤從例會上滾蛋,因為內部指令調他去東南亞,半澤以正式命令未下達而拒絕,會議之上言語交鋒、火花四濺。



國稅局帶人抄了東田住處,逼得他把存摺全交給未樹偷偷帶走,繞了一圈,存摺又回到國稅局手上,只是黑崎沒想到最重要的秘密帳戶存摺跟印章被用宅配送到半澤手上,「紐約港信託銀行」的帳戶裏有高達 12 億的存款

周末,淺野帶全家人去水族館玩,收到的是催命簡訊:「另外,我會把存摺上的交易記錄發給銀行跟媒體,光是想想你在獄中的情景就讓人好愉快啊!真想見到你夫人跟孩子被媒體包圍的樣子」,最後一擊讓他幾乎崩潰,簡訊最後說明,將由「屬下」決定如何懲罰他。

為了加倍奉還,半澤竹下聯袂到酒店,當面通知東田資產已被凍結的事實,在精神跟肉體上進行雙重打擊,直接讓已真正「破產」的東田痛哭失聲,半澤:「你覺得只要有錢就無所不能,就大錯特錯了,人心盡失的你不是當社長的料。」



分行長室裏,不理會淺野的彎腰道歉,半澤:「我會刑事告發你!將彈劾到底,做好心理準備!」,這時淺野的妻子利惠過來拜訪,她若有所覺的握住半澤的手,要半澤關照丈夫。等妻子離開,淺野進一步說明,是因為抄股失敗,所以才會犯錯,他唯獨不希望家人被傷害,哭哭啼啼、希望能放他一馬。

半澤:「理由根本不重要,你以為只有你有家庭嗎?為了保住你自己,至今陷害多少人?自己好好想想,我不會原諒你的!為你所作所為,悔過一輩子吧!」,不理落淚的淺野,獨自離開。走到外面,突然想起妻子跟剛剛淺野利惠握住他手的溫度,重新回到分行長室,這回他開出了條件,他要淺野想辦法調他去總行營業二部當次長,還要融資課的同仁能有理想職務。

最後要他履行當初只要追回五億,就下跪認錯的約定。



辦事不力的分行長淺野代替半澤被調去東南亞,而半澤如願來到「東京中央銀行」總行,第一天還沒正式上任,就看見了此生最大的仇人。

CH6,東京新局

金融廳預定在二個星期後對「東京中央銀行」展開檢查,目標是針對最近貸款 200 億,卻又因股票投資損失了 120 億的「伊勢島酒店」 如果「伊勢島酒店」被判斷為問題企業,就必須為它特別準備 1500 億的「銀行準備金」,這將導致「東京中央銀行」年度收益銳減一半、股票暴跌,甚至行長下台。

半澤擔任總行營業二部次長已經快一年,沒想到這次行長親自命令他統籌「伊勢島酒店」善後事宜,只是「伊勢島酒店」專務羽根夏子以社長不在國內為由,拒絕配合,讓半澤碰了一鼻子灰。半澤希望立即回收 200 億貨款,不料董事會反對,因為這可能導致酒店破產,債權無法回收、銀行名譽掃地。後來酒店社長湯淺威從國外趕回來會面,提出新的改善企畫,總算讓半澤安心,也才知道行長特別指定半澤負責的原因。



當初負責酒店貸款出錯的時枝孝弘即將被調職,從他口中得知另一家往來銀行在之前取消了「伊勢島酒店」100 億貸款,半澤詢問白水銀行融資課的油山,才知道「伊勢島酒店」的經理戶越茂則曾提前向銀行舉報酒店投資失利的事實,沒想到「東京中央銀行 京橋支店」沒有反應,戶越事後被迫離職,而當時京橋支店的接洽人名為古里則夫

從銀行被調到「田宮電機」的近藤直弼向「京橋支店」提出貸款,卻被古里幾番刁難,就在瀕臨崩潰時,半澤邀他去劍道場發洩,「快回想起大學時代!」,總算讓近藤暫時恢愎了精神。

接著取得古里知情不報的把柄,三人夜闖「京橋支店」金庫,拿到「就伊勢島酒店發生的 120 億資金運作損失一事匯報 」的正式文件,上面果然有分行長貝瀬郁夫的簽署印章。而「田宮電機」的貸款也在半澤的趁機幫忙下,順利通過。



知道半澤正調查「京橋支店」,常務董事大和田詢問內情,半澤:「我並沒有在開玩笑,作為伊勢島的負責人,懷疑二位是很正常的,不管怎樣,這次問題萬惡的根源就在京橋支店」,因為大和田跟部長岸川慎吾正是「京橋支店」前二任分行長,半澤忍不住問起他理想中的銀行是怎樣的?

大和田:「大銀行絕對不能垮,如果銀行垮了,你知道就會有幾百、幾千萬的人流落街頭嗎?銀行要為了日本經濟的生存運轉,些許犧牲在所難免,我說的是很現實的話,半澤你不這樣認為嗎?」

半澤:「不,我不這樣認為,放貸、賺利息僅此而已,所以我們才要準確的鑑別借款人,並對他們的未來負責。銀行職員不是為了保護銀行而工作,而是為了國家的人民在工作,不是人民為銀行,而是銀行為人民,這個理念絕不能忘,我們不是為上司跟組織工作」「不管企業規模多小,只要他們認真工作,我們就沒權利踐踏他們的熱忱,不管怎樣我都會保護伊勢島酒店,即使我下跪,也會重振伊勢島。為此,不管是誰,我都會做好全力以赴的準備,請你記住。」



大和田認為下跪只是博取同情的手段,他從來沒被打動過,半澤想起了自己父親曾經下跪乞求對面這個人,「如果我沒能拯救伊勢島,我將為我對你的無禮之舉,下跪認錯,但是,如果你是下令掩蓋的人,就請你向我下跪認錯」,大和田接下了挑戰:「好啊,如果你能做到,就試試看吧!」

金融廳檢查當天,來勢洶洶的負責檢查官,竟然就是跟半澤交過手的宿敵黑崎駿一

心得:這一集的資訊量太豐富了,可以當成二集來用。
 
CH7,

金融廳檢查第一天,黑崎擺明針對「伊勢島酒店」而來,要求拿出「填補 120 億損失的可行方案」,否則就把酒店歸類為破產企業,而銀行就必須為此單獨提列 1520 億 860 萬的準備金!問題是,伊勢島唯一可以變賣到百億的資產,只有會長珍藏的畫作、加上預定建立美術館房產,但是物品所有權握在會長手上,湯淺威怎樣也無法取得父親同意。

半澤找上「京橋支店」的分行長貝瀬,從他口中初步證實「內部掩蓋」的人正是常務董事大和田,無奈貝瀬也只是被當作棄卒而已,大和田根本不承認干涉貸款過。



有人「內部舉報」半澤家中私藏「伊勢島酒店」的疏散資料,黑崎不客氣的派人進門搜查,還直接架起視訊連線,沒想到某人因為討厭太擠的衣櫥,提前把文件快遞回娘家,不但金融廳的人撲一個空,臨走前還被半澤花劈頭罵了一頓,當他們又找上半澤花娘家時,三箱文件卻又被提前轉移,二度失手,讓黑崎不得不暫時放棄。

近藤直弼發現任職的「田宮電機」竟然有二本帳,他當面反對社長的勇氣提醒了半澤,既然「伊勢島酒店」會長不願意變賣畫作,那麼就召開董事會解除會長之職,他要湯淺威奪權



金融廳檢查第二天,湯淺威奪權成功,可變賣的資產已超過 120億,黑崎卻又提出另一個議題,「伊勢島酒店」改革的新方案 IT 系統由「鳴泉公司」設計,但是「鳴泉公司」正面臨美國酒店專利權官司,也在破產邊緣。心焦如焚的半澤找上來問情況時,大和田竟然也在酒店現身,他提出讓專務羽根夏子擔任社長,來換取金融廳延期一年的分類判斷,只是不放棄的半澤仍然希望爭取多給一點運作緩衝時間。

微笑的大和田,提出交換要求:「給我下個跪吧!讓我見識你的決心吧」,就見半澤當眾緩緩跪下:「請再給我一點時間!」

PS:「疏散資料」這個翻譯相當可疑。

CH8,金融廳模擬檢查

半澤下跪讓大和田欣然離去,接下來就是要面對「鳴泉」倒閉的問題,當初「鳴泉」由羽根介紹,顯然炸彈早已被她埋下,當代表金融廳的黑崎質問伊勢島陸續投資的 113 億全成泡影,要如何繼續重整計畫?半澤:「一切都取決於侵權是否成立」,黑崎只得把時間寬限到它正式宣佈破產為止。

事實上,根據調查結果,半澤發現「鳴泉」跟黑社會有勾結,根本救無可救,注定要倒閉。



大和田發起「金融廳模擬檢查」,如果半澤無法通過模擬,就要以「大和田派」的福山代替他成為伊勢島酒店方面的負責人。融資部的福山是一個擅長分析數據、以數字說話的人,他譏笑半澤處理事件的結果雖能讓銀行獲益,但是成效太慢,所以應該換掉伊勢島社長湯淺威,改由羽根上任:「企業歸根就底要看人、要看人,你懂嗎?」

模擬檢查會議之上,半澤堅持如何解決「鳴泉」的問題還是「秘密」,所以拒答,接著針對福山沒實際見過羽根,也沒見過湯淺威本人,如何判斷誰更適任?而股票投資損失 120 億的責任根本不在湯淺威身上,反擊之勢逼得福山滿頭大汗,最後半澤勝。



最近半澤無意間流露出的神情總讓小花覺得可怕,她帶著兒子突然回到位於金澤的「半澤工廠」,這才從婆婆口中得知原因,原來大和田就是殺父仇人。

在「田宮電機」的近藤直弼發現公司竟然有二本帳本,比對之下發現有一筆從銀行借貨的 3000 萬,竟然又轉帳給另一家名為「拉斐特」的服裝公司,社長的回答是近藤即將又被調職,所以與他無關。跟蹤「拉斐特」的董事長棚橋貴子下班,意外發現她走進的是「大和田」家 ... 

CH9,近在眼前的魔法

「鳴泉」被美國福斯特酒店告侵權,面臨必定倒閉的危機,半澤跟渡真利想到同一個解決辦法,乾脆繞過「鳴泉」,讓「福斯特」入資「伊勢島」,如此一來不但解決資金不足,還可以擁有一流的 IT 系統,重整酒店自然可以順利進行。

渡真利自告奮勇接下遊說「福斯特」的工作,而半澤負責說服社長湯淺威,讓有百年歷史的「伊勢島」由家族企業做出轉變。



金融廳檢查最後一天,半澤拿出湯淺威答應「福斯特」入資的手機簡訊,擊潰了金融廳的氣焰,另有殺手鑭的黑崎接下來帶眾人來到銀行負二樓機械室,這是地圖上「不存在的房間」,也是半澤疏散資料隱藏之地,沒想到一打開裡面的紙箱,竟然是聖誕節、萬聖節的服裝道具,被捉弄的黑崎怒髮衝冠:「這份屈辱,我死都不會忘的!」,最後只能道歉離去。

渡真利:「你施了魔法嗎?你連我也騙了嗎?」,半澤:「我早料到會這樣,一開始就準備好了,我沒有騙你」,掀開放在旁邊角落的藍布,底下的紙箱才是疏散資料,「我說過了吧,近在眼前」,原來半澤故意一明一暗都放了紙箱 ...



近藤讓「田宮電機」的社長了解借出的 3000 萬根本註定有去無回,總算讓田宮基紀寫下自白,就在最後一刻報告完成時,他接到了東京中央銀行秘書課的邀約電話。

在餐廳出現的卻是大和田岸川大和田提出交換條件,只要他取消報告,就讓近藤調回總行!迫於現實壓力,搖擺在妻子的盼望、半澤的信任之中,掙扎間紅了雙眼,近藤選擇低頭接受了條件。

CH10,百倍奉還

近藤手上的「田宮電機」報告是逼大和田倒台的最後一塊拼圖,半澤等了又等,終究沒有等到好友出現,加上電話失聯,憑添了幾分不妙氣氛,後來得知近藤調回總行「廣報室」,終於猜到了原因。

半澤留言約近藤在「老地方」見面,在劍道場從晚上等到深夜,這才看到近藤姍姍來遲,二話不說披掛撕殺,半澤把積壓的所有怒氣發洩出來,不斷的反覆擊倒、再戰、擊倒,直到兩人都全身無力為止。面對好友的自責,半澤:「我並不覺得自己被背叛了,不管是誰,要活下去,都需要錢跟夢想,你只是做了一個銀行職員該有的選擇,報告的事你別在意了,這本該由我一個人完成。你能回銀行,真是太好了。」,看著眼泛淚光的半澤,近藤不禁痛哭起來。



面對大和田死不認錯,半澤訴說 25 年前的往事,父親慎之助祭禮上,半澤偷聽到上香的大和田跟同事的談話,原來他早知道會出問題,還誘使工廠抵押了土地,最後抽手不管,逼得父親上吊自殺,半澤:「以牙還牙,加倍奉還,但對你,是百倍奉還,請你記住!」

金融廳一封對半澤態度不佳的投訴函成了另一個導火線,半澤、渡真利、近藤兵分三路繼續想找出大和田犯錯的證據,先是找上羽根,後來發現洩露疏散資料在地下二樓機械室的人,竟然是岸川,從小花的口中得知另一個重要情報,原來岸川的女兒即將嫁給金融廳的人!靈機一動的半澤半真半假試探出岸川的立場,上次的金融廳檢查他顯然背叛了銀行,也背叛了大和田



董事會議上,因為「田宮電機」報告付之闕如,等同一個笑話,直到說出大和田的妻子經營的「拉斐特」公司虧損連連,甚至讓他的總資產負債超過 5000 萬,向「田宮電機」迂迴貸款 3000 萬的證人就是當時的分行長岸川,岸川坦承這都是大和田的指示!

半澤的話讓大和田退無可退,「你還記得跟我的約定吧?如果你是下令掩蓋的人,請你向我下跪認錯!下跪不過是一場表演,跪幾次都無所謂,這不是你說的嗎?」,不理行長的制止,半澤愈說愈激動,「請你下跪!快跪!大和田!」,就看面目猙獰的大和田 雙膝不甘、緩緩跪下,此時半澤的手才鬆開,緊緊握在手中的塑膠螺絲已再度染血,這才揚長離開。



大和田遭受此生最大屈辱,以為會被調到偏遠小鎮,沒想到處分只是由「常務董事」降級為「董事」,而以為會升職的半澤,卻親耳從行長口中聽到自己下放到「東京中央證券」的消息,一時聽呆了,完全措手不及、百思不解 ....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5356720

 

 

高貴典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